首页 > 历史 > 逆天换明 > 第一百六十章 初登大宝,大捷相贺

第一百六十章 初登大宝,大捷相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穿越后,我被竹马拖累成了皇后 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怎么成首富了 木叶之逻辑鬼才 全民魔女1994 我为截教仙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签到千年,瑶池女友请我出山 大小姐们的餐桌 东宫媚 大明世祖

历史的转折点在哪,用最小的力撬动杠杆的支点又在哪?郭大靖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准确的判断。

还有两年多的时间,皇太极就要抄掠京畿,以渡过危及后金生存和统治的大饥荒。

如果两年后东江军能有五六万精兵,就足以对虚弱的后金老巢进行猛烈的进攻。轻则使皇太极率军仓促返回,重则打烂后金的统治区。

其实,郭大靖所有的准备,都是在等待两年后的大战。

一战重创建虏,使其再不敢抄掠中原,在小冰河期的寒冷中,窝在辽东苟延残喘吧!

而且,如果军事冒险失败,皇太极还有威信坐稳汗王的位置吗?

郭大靖认为不太可能。遭受重创的建虏,内部矛盾必然爆发,连依附他们的蒙古诸部恐怕也会生出异心。

这是明金战略转折的节点,一役就可能使建虏陷入低谷,数年难以恢复。

历史上,如果袁督师不是急赴京师,想借建虏入寇逼朝廷议和保住脑袋。而是尽起关宁军,直捣建虏老巢,或许也不会比后来的结果更差。

但袁督师的那点能耐,以及关宁军的德行,已经被皇太极看得通透。敢开出坚城就已经勇气可嘉,还敢去主动进攻?

旗人满万不可敌,与建虏万不可野战……

关宁军已经被自己归纳和传播的结论吓破了胆,皇太极根本不害怕这帮装备精良但“军心已怯”的守城之犬。

正因为知道历史,郭大靖才有心中的沉重,时常压得他艰于呼吸。

但看着刘兴祚等人不以为然的神情,他也只能暗自叹息,感叹着: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啊!

……………….

东边的天空现出了鱼肚白,但离太阳东升,还有段时间,可村里的鸡叫了。

养鸡费粮食,但打鸣的公鸡,似乎是那个时代的闹钟,每个村子总要有那么一两只。

郭大靖张开手臂,把欲起身的阿秀搂住,嘴里嘟囔着:“再躺一会儿,今天不着急。”

阿秀轻轻挣了一下,便顺从地偎进男人的怀里。

男人要出去公干,差不多要个把月。虽然不象出征打仗那么担惊受怕,可家里没有男人的日子,她也不喜欢。

搂着摸着就有了感觉,早晨嘛,容易那啥,说明郭大靖的肾不虚。

一番酣畅的肉搏,终于在天光大亮时结束。两人懒懒地躺在一起,直到外面传来了蓉儿的声音,才无奈地起床穿衣。

阿秀的脸上还有未完全褪去的潮红,不涂脂抹红,也显出令人心动的娇艳。

初为人妇的羞怯已经没了大半,阿秀已经会主动亲近自己的丈夫。

现在,她的心愿有两个,男人平平安安,再添个小宝宝,这个家才算完整。

“有棉花了,就做几件棉衣,你、蓉儿、秀成,都换上新衣服。”郭大靖隔着小衣捏了捏妻子腰间的软肉。

阿秀点了点头,说道:“我在家,冻不着,先给你添置上是真的。”

“我有毛皮衣服呢!”郭大靖说道:“先紧着你们做,棉花还是不太多,军队就用了大半。下一批,恐怕要到年底才能运到。”

阿秀不倔嘴,但已经决定先给丈夫做,自己将就一下。

开门走进院子,蓉儿已经梳洗完毕,帮着孙嫂在灶房生火做饭。

懂事又能干的丫头,个头儿又见长啦!

看到自己身边,或者是周围的人,能够安乐生活,其实才是郭大靖最大的动力。

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连自己的亲人都照顾不好,就别想着什么救国救民的大事了。

看到郭大靖,蓉儿蹦跳着出了灶房,跑到靖哥哥身旁笑着说道:“我想买毛笔,好好练字。就象书上的那样,很漂亮的字。”

郭大靖见阿秀在灶房没出来,随手掏出块碎银塞进蓉儿的手里,笑着挑了挑眉秘。

蓉儿立刻心领神会,又有零钱买好吃的了。利索地把碎银揣好,丫头笑得咯咯的,在郭大靖耳旁低声说道:“等我攒够钱,就给靖哥哥买好吃的。”

“你自己留着花。”郭大靖轻轻摸摸丫头的脑袋,取笑道:“或者攒着作嫁妆。”

嫁妆?!蓉儿眨着大眼睛,好象觉得很好笑,捂着小嘴,嘻嘻笑了起来。

等你到了嫁人的时候,希望已经平定辽东,大家都能过上太平安乐的日子。

郭大看着丫头天真无忧的笑容,心中又升起了雄心壮志,一定能,一定能的。

…………………

京城。

乾清宫内,继位不足一月的崇祯帝,正在批阅着奏疏和题本。

十六岁的崇祯几乎没有什么政治经验,他是藩王出身,不涉朝堂,是传统,也是皇帝能够放心的原因。

天上掉馅饼,皇位就砸在崇祯脑袋瓜上,你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意外和惊喜过后呢,崇祯发现皇兄留给自己的江山,并不是那么美好,可以安枕无忧。

万历老爷爷费尽心思攒的钱,到了崇祯这里,已经剩的不多,全让木匠哥哥给造了。

建虏还在辽东猖獗,西南的奢安之乱也让人头痛,各地屡有灾害,陕西尤其严重……

最重要的是,崇祯觉得自己这个皇帝的权力还没有老魏大。“但知九千岁,不知皇帝”可能夸张,但却让崇祯心存芥蒂,甚至可以说是仇恨。

但崇祯认为除掉魏忠贤,不可操之过急。在他看来,魏忠贤权倾朝野,已经在内宫、外庭形成了极大的势力。

什么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依附魏忠贤的官员不可胜数,各要害部门都被魏忠贤的党羽把持。

所以,铲除魏忠贤及其党羽要缓而行之。首先就是内宫,住得都不安心,何谈其它?

客印月被请出内宫,奶妈嘛,木匠皇帝都没了,留下来干什么,出去养老吧!

其次是提拔自己信得过的内官,王承恩直升司礼监秉笔太监,还有藩邸的其他内官,如曹化淳、王德化、高起潜等,也都成为宫中新贵。

然后是解散内操,也就是魏忠贤搞的太监武装。盔甲鲜明、武器精良,经常尖着嗓子喊口号,进行扯淡的军训操练。

极轻的脚步声响起,王承恩抱着一撂奏疏题本进到殿内,轻轻地呈到御书案上。

崇祯放下笔,向后靠到御椅中,轻抚着额头问道:“王伴,先拣重要的念给朕听吧!”

王承恩应了一声,从上面取过一本奏疏,念道:“魏忠贤上奏,请求告老还乡……”

崇祯微扯嘴角,不掩轻篾和厌恶之色,沉声道:“不准。先皇临终前交代过,忠贤可堪大用。朕岂能违背?”

王承恩笑了笑,放下奏疏,又拿起另一本。

客氏被请出宫,魏忠贤心中不安,上疏请辞,颇有试探之意。也或许是真心,想平安落地,得个善终。

可惜,朱由检既不准其告老还乡,又不马上对魏忠贤下手,还搬出天启帝的遗言,来安定魏忠贤的心。

王承恩却知道,魏忠贤必死,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朱由检要先剪除其羽翼,顺便看看朝臣中哪些是阉党,哪些是阉党的敌人。

又念过两份弹劾魏忠贤的奏疏,皇帝都搁置不议。

“登莱巡抚上奏报捷:东江镇出击秀岩地区,毛文龙亲自指挥,游击郭大靖等奋勇厮杀,击败数万建虏,斩首六百一十二级,已核验完毕,正在解送京城的路上……”

哦?!崇祯眉头一挑,抬起头来,微笑道:“宁锦大捷是六月份的事情,如今又有秀岩大捷,斩首六百多,很出色的战绩啊!”

王承恩恭谨地躬身道:“全仗皇爷天威,初登大宝,便有大捷相贺。”

崇祯也觉得这个捷报来得挺是时候,微笑着说道:“郭大靖,朕似乎听说过他的名字。”

“皇爷好记性。”王承恩恭维道:“年初的援朝作战,此人斩杀奴酋王子;宁锦大战,东江镇径袭辽阳,此人身先士卒,斩杀百余建虏,先皇还下旨褒奖赏赐过。”

崇祯咋舌,说道:“斩杀百余人,实是猛将一员。该赏赐,该褒奖。”

一个身高过丈、膀大腰圆、满脸凶相的武夫形象,在崇祯脑海中闪过。在他的想象中,与说书人讲的差不多,猛将都是这个样子。

“只是毛文龙——”崇祯旋即又微皱起眉头,露出为难之色。

毛文龙跋扈,毛文龙是阉党。崇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对毛文龙已经有了这样的定义。

王承恩面无表情,不插言发表意见,静等皇上定夺。

“赏功银还是要发的。”崇祯沉吟半晌,才开口说道:“下旨褒赏也是要的,不能寒了前线将士的心。”

“皇爷英明。”王承恩适时地拍了一记马屁。

崇祯还是没因为此次大捷,给东江镇特殊的照顾。

军费开支巨大,很多文官上奏说到前线军队糜费军饷,崇祯准备重新核兵定饷。也就是说,很多边军将停饷,等待核查后的结果。

“皇爷,献俘礼——”王承恩欲言又止。

崇祯精神一振,但很快又摇了摇头,说道:“宣扬大捷可以,皇兄刚刚驾崩,献俘礼就暂且不宜。”

王承恩躬身领旨,又拿过奏疏,念给年轻的皇帝听。

…………………

“齐带山海,膏壤千里。”

山东位于黄河下游,气候温和,省内汇集有大河、大湖、丘陵、平原、大海等多样性的地貌,造就了鲁菜的食材选料品种异常。

得天独厚的物质条件,加上两千多年来浸润着儒家学派“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精神追求,终成中国四大菜系之一的鲁菜。

北宋灭亡之后,由于外族入侵,北方长期战乱,山东菜又大量引入了阿拉伯-回族人的香料,丰富了鲁菜的调味。

九转大肠、糖醋鲤鱼、芙蓉鸡片……

郭大靖看着吃的头都不抬的藤野英,直翻眼睛。也没饿着她呀,这要让藤野正看到,还以为自己的姑娘受了多少虐待呢!

前往山东,郭大靖只带了周鲁一个随从,再加上藤野英,也就三个人。

周鲁是派往山东的谍子之一,很能打,还熟悉路径;藤野英,纯粹是粘着郭大靖,嗯,还是骗吃骗喝来的。

广鹿岛上吃的也还行,可猪肉鸡肉却是很少见,没那么多粮食饲养。郭大靖特意点的菜,也想解解馋。

“不必拘束,放开量吃。”郭大靖看着杨名立和周鲁,笑着说道:“山东名菜,这回吃了,下一次还不知道几时呢!”

藤野英抬起头,咽下嘴里的鸡片,还有些含糊地说道:“吃呀,很好吃的。”

杨名立和周鲁互相看了看,也开动起来。由小心拘谨,到大开大合,吃相也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郭大靖以方便的借口走了出去,又点了几个菜,准备收进空间,回去后让家里人也尝尝。

从广鹿岛登船,到旅顺口,再沿长岛直到登莱,航程最便利。郭大靖等人由周鲁作向导,直奔济南。

山东粮食主要产区在荷泽、德州、济宁、潍坊、临沂等地,济南周边的就有四个。

曲阜就暂时算了,离得有点远。古代的交通,让郭大靖不得不有所取舍,也不敢有偷遍山东的打算,那得多长时间啊!

从最远的地方开始,再向登莱方向返回,最后登船返航,满载而归。

这就是郭大靖的计划,尽管不把土财主家的家丁护院看在眼里,但连作大案,地方盘查势必严密。考虑到信息的传输速度,边打边撤,是最安全的。

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一下,郭大靖又不是缺钱。鲁菜也分流派,各地有所不同。一路行,一路吃,再看看沿途风光人情,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这是一家大客栈,三人吃完喝完,便直接上楼休息。藤野英却要郭大靖陪她出去逛逛,周鲁识趣地留在客栈。

在一起这几天,郭大靖感觉到藤野英的心情是越来越好,和自己也是越来越亲近。

济南,泉水分布最为密集,自古就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誉。

而大明湖相当出名,岸上翠柳垂荫,婀娜多姿;湖中碧波泛荡,荷花似锦;水面小舟争渡,画舫徐行;更有那楼台亭榭,隐现其间。

目 录
新书推荐: 科唐 天唐 我:大明战神朱祁镇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玄武门之两宫情 罗马的涅槃 我爹是袁术?可我想当曹贼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大唐嫡子 罗斯君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