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明末凶兵 > 第851章 突发异变

第851章 突发异变(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炉石之末日降临 藤仙记 双面少女,邪魅夫君很暖人 网王之重生不二 神级小村医 一胎五宝:妈咪又掉马夹了 将军的厨神小娘子 雀阁1 穿越西游之我就是世界之主 灵气复苏的旁门祖师

明末凶兵正文卷第851章突发异变第851章突发异变

铁墨站起身,面色轻松的踱着步子,看了看那些战战兢兢的官员们,他慢条斯理道,“本督师来这苏州府,便是为了剿灭贼寇,还江南百姓一个太平盛世。本督师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做的,总之,从现在开始,但有本督师之令,尔等哪个敢有怠慢,本督师不在意多派一名刀斧手,都听明白了吗?嗯?”

冷目如电,只是轻轻一望,那些州府官员们全都站起身,拱手道,“谨遵督师号令,我等当尽心戮力国事,不敢丝毫怠慢。”

“如此便好,只要尔等好生做事,本督师绝不为难,有功者升,有罪者下,本督师治下,决不允许庸碌者,当然,也不会埋没任何有才干之人。好了,本督师已经让人备下了饭菜,诸位就将就着吃一点吧!”

吃饭?估计这会儿面前就是摆着海参鲍鱼,这些官员们也吃不下的,不过铁督师有令,谁敢不从?

杨嗣昌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对铁墨,不得不说一句佩服,这个年轻人当真有手段有魄力,不声不响的就控制了宁晓晨,一来苏州府就一口气拿下朱岩和韩应元以及府衙十几个官员,直接给江南各州官员来了个下马威。现在威风已经耍了,接下来就是恩赏了吧,否则怎么叫恩威并施呢?

朱岩死定了,如今苏州府兵落入铁墨掌控,谁还能救得了朱岩,所以杨嗣昌不会再去救朱岩,强行救人,最后救不了朱岩,还得把自己搭进去。如果不是铁墨忌讳他杨嗣昌的身份,军中威望不低,又有亲信大军在常州附近,恐怕他杨嗣昌也会成为铁督师掌控江南的垫脚石了吧?

第二天,苏州府内因为一纸公文闹得沸沸扬扬,为祸江南近十年的猪刨坟垮了,而下令抓捕猪刨坟的则是那个年轻的铁督师。

而此时,铁墨并没有留在苏州府,当天早晨,他便领着人去了梅里镇,与此同行的,还有神色颓败的朱岩。

梅里镇,对铁墨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地方,铁墨这次来梅里镇,就是为了祭奠萧玉山的,对这个老人,心中一直有一种浓浓的愧疚感,祭奠一下,也许心里会好受一些吧。

听说有官兵再次前来梅里镇,镇子上的萧氏族人全部紧张了起来,由于几年前发生的事,萧氏族人对官兵可是没有半点好印象。萧玉山死后,继任萧氏族长的乃是萧玉山三子萧翎业。一听苏州府兵又跑到梅里镇来了,还是冲着族中祖坟去的,萧翎业当即就怒了,喊上族中青壮全部朝着镇子外奔去。只是来到墓地后,萧翎业就愣了神。

官兵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挖祖坟,反而摆着香案,香案前坐着十几名僧人打坐念经,其中一个年长的大和尚也不是普通人,竟然是少林寺的弘法大师。

弘法大师乃是有名的得道高僧,想请他做法超度亡灵的不知凡几,但弘法大师真正下山做法的时候却很少,这次竟然来到了梅里镇。

除了弘法大师,还有不少熟人,其中二人便是铁墨和朱岩了。对这两个人,萧翎业这辈子都不会忘的,当年不就是这二人领兵前来,老父亲怎么会被活活气死?萧翎业眼神清冷,旁边一个五十余岁的男子也是一脸愤慨,他握紧手中柴刀便要冲过去,萧翎业却伸手阻止道,“大哥,稍安勿躁,倒要看看这些人要做什么。”

临近午时,弘法大师做法完毕,刚起身,铁墨便走过去,双视合什道,“大师辛苦了!”

“督师客气了,萧老乃江南名士,多有善举,为他做一场法事,乃是老衲应该做的!”

铁墨淡淡一笑,如今法事已经做完,弘法大师不肯多逗留,行了礼领着弟子离开了镇甸。铁墨让人撤去香案,迈步来到一座墓碑之前,那石碑之上写着“萧氏太公归诚之墓”。

来到墓前,铁墨撩起锦袍下摆,屈膝跪在了墓前,他一脸肃穆,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起了身,三徐美菱亲自将朱岩押到了墓前,此时朱岩心中很清楚铁墨要做什么,所以他跪爬到铁墨脚下,哭声道,“督师,求你饶了小的,小的做牛做马伺候你....求你了....”

“朱岩,你觉得本督师会放过你么?你要是活着,本督师这心如何能安?”嘴角微翘,只是轻言一句,接过徐美菱的刀,挥手斩向脚下的朱岩。寒芒划过,这一刀快速凶狠,朱岩甚至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人头落地,鲜血喷涌而出,溅的锦袍满是血迹。

“萧老,现在朱岩已死,愿你泉下有知,能够安然!”

一刀杀了朱岩,铁墨感觉到心中轻松了许多,这些年来无数次梦到那个倔强的老人,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明的风骨,也是这个倔强的老人,让铁墨相信汉家男儿还有脊梁。

留下朱岩的尸体,再次朝萧玉山的坟墓磕了一个头,随后铁墨并没有打算多做停留,直接要返回苏州府。大队人马缓缓行进,铁墨来到路口,却见一个年逾五十岁的人走了过来,这人肤色健康,身材壮硕,双目之中透着股股精光。怕铁墨不认得此人,沙雕悄声道,“督师,这人就是萧家现任族长萧翎业。”

“呵呵,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萧老太公刚强睿智,这后人也不坠威名啊!”

很快萧翎业就来到了铁墨身前,他拱手行了一礼,有些不阴不阳的笑道,“督师,你可知什么叫虚情假意,收买人心?”

收买人心?听到这句话铁墨笑了,如果不是为了收买人心何须如此麻烦?

当然铁墨是不会承认的,盯着萧翎业看了看,颇为不屑的哼道,“本督师需要收买人心么?之所以来此,不过是钦佩萧老罢了,祭拜一番。收买人心?呵呵,本督师需要这么做吗?萧翎业,你听清楚了,本督师并不在意你怎么想,至于你们萧家人,要是敢拦在本督师路上,只有死!”

语气之中有着滔天自信,那卓卓目光,竟让萧翎业不敢有半点怀疑。

不久之后,铁墨领着人离开了梅里镇,而萧翎业也紧蹙起了眉头,他想了想,对身后的萧翎祥、萧翎开说道,“大哥、二哥,派人传信,让四郎和六郎回来吧。”

“怎么?”

“铁督师非比寻常,怕是无人可挡,晚了,四郎和六郎丧命不算,恐怕我萧氏也要有灭顶之灾了!”

萧翎业神色凝重,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他刚刚看了铁墨杀朱岩的一幕。那朱岩可是官家亲信,在江南官场也是根深蒂固,可铁墨竟然毫不犹豫的在萧家上代族老面前砍了脑袋。铁墨说不是收买人心,可事实上已经在收买人心了,至少萧家大部分人已经对他没了恨意,有的只是钦佩,萧家如此,那其他江南大族呢?

刚刚与铁墨一番交谈,更能知此人心性,收买人心可以说是他顺带做的,因为他的目的根本不在此,他愿意交好萧家,但绝不是惧怕萧家,如果萧家执意要与他作对,那么那把斩杀朱岩的刀将来也会落到萧家人头上。面对这个手段频多,狠辣果断的年轻人,想不服都不行。

正如萧翎业所想,铁墨确实存了些收买人心的意思,既然要杀朱岩,又要祭拜萧老,何不顺便收买下人心呢?

张献忠为祸江南,能迅速占据几州之地,还能在各个州府找到内应,是因为张献忠本事通天么?

张献忠能迅速拉起这么多人马,自然是有本事的,可要是失了江南大族的支持,他也不可能进展的如此顺利。单就现在沙雕了解到的情况,暗中默认甚至支持张献忠的就有兰陵萧氏和湖州徐氏。这其中还有不少人是某些人默许的,某些清流人士为了坑杀晋北党势力,早已放弃了底线,甚至跟流寇沆瀣一气。只不过这些事情做的非常隐秘,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证据。

铁墨有意尽快解决张献忠势力,所以就不得不先将这些江南大族从张献忠势力中赶出来,少了这些江南大族的暗中帮扶,无异于断了张献忠一条臂膀。

江南大族的影响力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估计就是张献忠自己都不晓得多少。

铁墨多少有些忌惮这些江南大族的,自从武周之后,北方世家大族势力消散,但处于江南之地的世家大族势力还存留不少的,这些大族要是真的全力支持张献忠,就是铁督师有三头六臂,想要短时间内解决张献忠,也是痴心妄想。

不过,铁墨也从来没有过彻底清除世家大族的心思,从这方面来说,兰陵萧氏以及湖州徐氏也无需成为死敌。不清楚世家大族,也是有着其他缘由的。世家大族势力聚集,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也不全部是坏事。至少,若世家势力还残存,便不会有五代之祸,让蛮夷崛起,搞得汉家子孙近乎灭绝。

世家,是动乱的根源,同样也是汉家文明得意延续的种子。假如,还有范阳卢氏亦或者清河崔氏这样的存在,何以至契丹崛起?

世家,最重要的是维持平衡,可削、可限,但绝对不能彻底清除。单以抵御外侮来说,为什么世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为世家多以姓氏土地为根,侵略国土,便是侵略家园,所以世家会拼死抵抗。但商人不行,因为商人追逐的不是生存的家园,而是金银利益,金银是没有土地界限的,所以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奔。

所以,铁墨不会灭萧氏、徐氏,他还会重新培植北方各个世家,世家大族越多,就越容易控制,如此,对朝廷对汉家文明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回到苏州府,沙雕便有些凝重的问道,“督师,真的不拘捕萧翎业么?”

“不,等等吧,如果萧四郎和萧六郎回到梅里镇,就不要管了,要是十天内这二人还在张献忠手上做事,你就去牛将军那调兵,既然不能为本督师所用,那还是清干净的好。”

“喏!”

沙雕长长地松了口气,杀伐决断,果敢异常,这才是那个真正的铁督师啊。

几日后,苏州府南市街口,人群拥挤,顶着秋日烈阳,苏州百姓云集南市,因为今日苏州知府韩应元等十几名官员问斩,当真是大快人心。这些年江南百姓可是让朱岩、韩应元等官员祸害的不轻,如今这些朝廷大老虎要被斩了,百姓们就差放炮庆祝了。

此次行刑由晋北军周定山大将军亲自监督,三省总督杨嗣昌作陪,午时中,周定山便下了行刑令,随后十几名刽子手挥刀而下,十几名州府大员的脑袋滚到了地上。

南市街口鲜血淋漓,吓得一帮江南官员再不敢多想,而同一天,苏州织造彭奎代苏州知府的公文也同样给了饱受惊吓的江南官员们一个希望。原来铁督师说的一点都不假,只要好生做事真能升官的,没瞧见彭奎一个四品织造竟然一跃成了二品大员,这是什么升官速度,做梦也没这么快吧?

当然,你得尽心给铁督师做事才行,要是给内阁做事,那就是朱管事那样的下场了。

整顿江南官场任重道远,铁墨也没想过几天时间就让江南官场变个天。

当月二十一,就在铁墨琢磨着该如何调派江南各部兵马地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不知方久山麾下部将胡喜是怎么想的,竟然一夜之间血洗北部通惠镇,直接隔断了梅渚镇与苏州府的联系。后路被断,当夜不知是谁提议的,官军全部撤离梅渚镇,自此坚守半月有余的梅渚镇宣告落入贼寇之手。

梅渚镇乃整个广德州通往苏州府的门户,梅渚镇北边便是松江,可以说占了梅渚镇,就有了与朝廷大军对抗的资本了。

得知梅渚镇失陷,铁墨多少有些生气的,石嵩集结四万大军围困梅渚镇,这个古老的镇甸失守也是时间问题。可梅渚镇失陷的太快了,根据计划,梅渚镇该在八月中旬失守的,这样,也能有充足的时间安排各部兵马云集和州。当然,铁墨有信心能保梅渚镇半月不失也有其他原因,只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罢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科唐 天唐 我:大明战神朱祁镇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玄武门之两宫情 罗马的涅槃 我爹是袁术?可我想当曹贼 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大唐嫡子 罗斯君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