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入聊斋当剑仙 > 第一三一章 皇帝驾崩

第一三一章 皇帝驾崩(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我不被女生拒绝就会死掉 我AD天下无敌 九叔:我用神打镇压当世 九龙令叶寒姜寒嫣 逆天双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万古帝婿夜玄 玄幻网游之最强私服 赵浪姬无双 若娥传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赵浪姬无双

,穿入聊斋当剑仙

夏家之事,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也坐实了是王宵向太后进的馋言。

有看不惯夏家与户部官商勾结,纷纷叫好的,也有兔死狐悲,或者被动了奶酪,对王宵恨的咬牙切齿。

其中包括户部上至正二品的堂官,下至不入流的大使、副大使。

挂靠户部的皇商,必然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底,彼此间,构成了紧密的利益链条。

夏家被打掉的借口光明正大,树里有虫,吓着了小皇帝,硬是连户部都不敢吱声。

三日后,又有消息,翰林院近十年没有升迁的老翰林钱进平级迁往户部四川司任主事。

这可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户部十三司,一司管一省,唯有四川司兼管南直隶赋税,实为户部最肥,也是责任最重的一个司。

平迁进去,相当于升职,而钱进是翰林院中,与王宵交好的有限数人,让人更加确认王宵就是太后手里的一把刀。

这把刀先砍了夏家,初步估算,每年至少能为宫里节省二十来万两银子的开支,那么,下一步会砍向谁?

户部皇商人人自危!

王宵的动静也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对此,王宵早有心理准备,在他向太后进谏拿夏家开刀的时候,就想好了后果,事实上,站在风尖浪口未必是坏事。

文人求什么?

不就是名声么?

古人养望三十年,为的一朝成名,而王宵不需要养望,彻底走上了成名要趁早的道路。

既然已经有了成立复社的打算,名声越大越好。

不过适当的低调还是必不可少的,王宵不搞事了,每日按步就班点卯,埋首于案牍间,到点下班。

其实读书养性并非一句空话,翰林院藏书之丰,仅次于国子监与皇宫内院,王宵如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中,读的如痴如醉,文气也在读书中渐渐增长。

王宵从不空谈仁义道德,讲究实用主义,对待学术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上大学是真为了学知识。

这日,又到落值时间,穆时逊凑过来,神秘兮兮道:“王大人,你可是促成了一桩姻缘呐!”

“哦?此话从何说起?”

王宵讶道。

“嘿嘿!”

穆时逊嘿嘿一笑:“夏家独女夏金桂,携五十万嫁妆,将嫁入北静王府为侧妃,这消息已经传遍京师啦,择吉日就要合八字,听说夏家姑娘有花柳之资,又携巨财,北静王爷人财两得呐,说不定成亲那日,还会请王大人这个大媒人喝一杯喜酒呢。”

王宵无语,这也能算自己头上?

不过细细一想,也很合理,夏家要想保住财产,只有抱大腿,如今的朝廷中,没有比北静王更粗的腿了。

他心里不由生出了一种怪异感。

原本夏金桂应该祸害薛蟠,因穿越者天然自带改变历史进程效应,转而祸害自己不成,又去祸害北静王了。

不知北静王会否因此倒了大霉,甚至头顶长草原?

“王大人,下官先走一步啦!”

穆时逊带着委琐的笑容,拱了拱手,转身而去。

王宵呆站了一会儿,夏金桂给北静王当了侧妃,薛蟠会娶谁?

思来想去,极可能是张文灵,别看张文灵不是红楼梦人物,可这女人也是势利眼,薛蟠又是个没底限的东西,真成了亲,只怕家里有的鸡飞狗跳。

王宵也嘿嘿一笑,离了翰林院。

回到住处时,天色已经半黑,推开门,一股饭菜的香味飘来。

十八娘和十九娘做饭是有一手的,虽不能和名厨比,却也是家常菜的顶级水平。

这时,满脸黑灰的十九娘从厨房探出脑袋,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唤道:“公子回来啦,先去洗个脸换身衣服,一会儿就好了。”

王宵一边走,一边点头道:“别太辛苦!”

“知道啦!”

厨房里,传来嘻笑声。

王宵暗暗摇头,两只小狐狸是天生的厨娘,热爱做菜,那他只能屈居美食评论家了。

不片刻,一桌丰盛的饭菜端上桌。

狐狸爱吃鸡,桌上光鸡就有好几样,有小鸡蘑菇,红辣椒炒鸡丁,白斩鸡和叫化鸡,还有腰花炒韭菜、鸡杂炒毛豆,与几个时令蔬菜。

看着王宵眼神发直,十八娘不好意思道:“隔壁巷子陈大娘家里新进了一笼鸡,羽黄爪黑,挺精神的,我和十九娘没忍住,多买了几只,嘻嘻,我给公子倒酒!”

说着,给王宵倒了满满一杯桂花酿。

桂花酿是米酒,甜糯中带着微熏,和饮料差不多,事实上古人不怎么喝白酒,白酒在当时叫烧刀子,多是草原一线的农牧民喝了御寒,王公大臣、公卿权贵与寻常人家,还是以米酒黄酒为主。

“笃笃笃!”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会来?我去看看!”

十九娘撒腿跑了出去,打开门,一个娇俏可人的青衣女子站在阶上,可落在十九娘眼里,哪里是人啊,而是一条眼神阴冷,吐着红信滋滋作响的青色大蛇!

“啊!”

十九娘惨叫一声,踉踉跄跄往回跑,没跑两步,就跌倒了,瑟瑟发抖,面色苍白!

王宵还当是大敌踹门,站起来一看,门外站着小青,不禁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十八娘又一声尖叫,缩到王宵背后,紧紧抓住衣角,身体一阵阵抽搐,哭道:“公子,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别怕!”

王宵揉了揉十八娘的小脑袋,笑着问道:“小青姐姐,你怎么来了?”

“呵”

小青轻笑一声:“日子过的不错嘛,都金屋藏娇了,还藏俩。”

王宵苦笑道:“小青姐姐,你还不知道她们是谁?别闹了吧,看把两丫头吓的。”

“真没用,比你们的十四娘姐姐差远啦!”

小青哼了声,浑身气势一收,拽起十九娘,一步步走了进来。

“快去拿副碗筷!“

王宵回头道。

“噢!”

十八娘跑向厨房,腿还是软的,走路直打颤。

十九娘直接躺平,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很快,十八娘拿了餐具回来,小青看了她一眼,不禁手一抖,哗啦落下,亏得王宵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摆放在小青面前,斟满了酒,又给两丫头斟了酒,举杯笑道:“你们不要害怕,这是小青姐姐,是十四娘姐姐的好闺蜜,不会吃你们的。”

“哦?”

小青眼眸一缩,这话什么意思?

王宵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青暗哼了声,与王宵虚碰了杯盅,一饮而尽。

虽然两只小狐狸仍放不开,但气氛比之前稍有好转,王宵暂时只是与小青闲聊。

却是突然间,外面传来了喧哗声!

“京师戒严,京师戒严!”

“咣咣!”

“封闭九门,所有闲杂人等,一概回府,未得诏令,不许外出!”

“咣咣!”

“朝廷各部院凡七品以上臣工速往午门,不许骑马,不许乘轿,衣冠齐整,听候宫中宣旨!”

……

喧哗声一遍又一遍,小青问道:“出了什么事?难不成有人造反?”

“不是造反,应是皇帝崩了,我先出去看看!”

王宵面色凝重的出去,敲响了隔壁王太常家的门。

王太常亲自开门,见是王宵,忙道:“不要多说,我与贤侄一起过去,贤侄稍待下!”

说着,回头唤道:“拿几匹白麻布出来!”

“噢!”

小翠亲自捧着三匹白麻布奉给王宵。

“多谢了!”

王宵接过白麻布,回住处交待小青和两个小狐狸,连夜缝制几套孝服出来,便与王太常去往午门。

赶到时,门前已人山人海,都是朝廷各级官员,并陆续有人加入,均是面色惊惶不安,尤其城头的兵将已经披麻戴孝了。

人群中,不乏各种议论。

“到底是太后薨了,还是皇帝……”

“闭嘴,想死你自己去死,少来连累我们!”

“哎,多事之秋啊!”

“朝廷才稳了两三年,没想到又出大事,祖宗的江山呐!”

听着身边的议论,王太常心情越发沉重,也有些怪异或者兴灾乐祸的目光投向王宵。

谁都知道,太后重用王宵,但不论死的是太后还是皇帝,对于王宵都是个噩耗。

太后死了,王宵的直接靠山没了,皇帝既使在位,也年少不懂事,必任由权臣把持。

而皇帝死了更加恶劣,太后的权力源于皇帝,这是连同太后带王宵一起完蛋啊!

“王兄,请了!”

张文墨踱了过来,向王宵拱了拱手。

“张兄请了!”

王宵回了一礼。

张文墨看着王宵,许久才道:“本以为王大人将平步青云,没想到竟半途而夭,实是令人扼腕叹息呐!”

王宵脸一沉道:“张大人是否在影射什么?”

张文墨也不恼,淡淡道:“本官实话实说而己,我朝从不以言罪人,王大人若想拿我的话柄,怕是要失望了,我只是感慨,与王大人相交相斗一场,却是以意料不到的方式收尾,难道不是命运弄人?”

王宵道:“外力终不可久持,自身的修持才是根本,张大人此言落了下乘!”

“哼!”

张文墨面色一变,王宵这话,是暗讽他攀附权贵,自己却没什么本事,正要反驳之时,却是有声音唤道:“顺忠王爷驾到!”

目 录
新书推荐: 暗影玄境0 易容大师 往来夕 道无极:谁与争锋 踏仙阶 凡人之我是灵兽山弟子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江湖剑客梦 九叔:我用神打镇压当世 穿入聊斋当剑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