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您完全不按套路制卡是吗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二)(盟主【黑舌糖】加更完成!)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二)(盟主【黑舌糖】加更完成!)(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在诡异修仙世界颂黄庭 我欲,穿花寻路 随身携带一座水族馆 盛唐闲王 牙台策:大陆新秩序 火力为王 我是个假外星人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就没想重活 墨染江山

“来了来了!”

“终于到星澜学府队了。”

“鬼知道这几个小时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哈?刚才是谁说今天的比赛都很精彩来着?”

“是精彩啊,可是再精彩,也缓解不了我内心等待顾大师的焦急!这是两码事,就像老婆是老婆,宝贝是宝贝,懂?”

“tui,渣男!”

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现场的气氛变得热闹了起来。

眼尖的观众发现,这次要上场的好像不是郑凡凡五人。

“顾大师换人了?”

“没想到吧,夏稚他们其实才是首发。”

“那不是看不到机甲了?”

通常情况下,换人就意味着换卡组,换卡组就代表机甲没了。

尽管已经看过了很多遍,可他们一点都不觉得腻,反而几天没见了,还有些小小的怀念。

毕竟,谁不喜欢又凶又猛的大家伙呢?

备战区。

夏稚等人在去做赛前检查之前,先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的卡组,免得带错。

一直都很活泼的徐团团这时不皮了。

他有在压制自己的情绪,可圆嘟嘟的脸上依旧可以看出明显的紧张之色。

当一个平时不怎么正经的人突然正经起来,就说明他压力确实很大。

陆铁铁笑着锤了锤他的胸口,打趣道:“没看出来啊,你也有慌的时候。”

“谁慌了?”徐团团不承认,“我只是在思考一会儿怎么打。”

陆铁铁:“但凡你眉头皱得没这么紧我都信了。”

“懒得跟你讲。”徐团团哼了一声,见大家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便道:“回来再聊,我先去了。”

陆铁铁:“你也去了?”

徐团团:“……”

雷猛拍拍手:“好了,都过去检查吧,你们用不着紧张,相信我,该紧张的是他们。”

雷猛有注意到水怪跟自己的队员们说了很多。

估计是把夏稚等人的个人打法特点和星卡都挨个剖析了一遍。

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好像一会儿要上的不是赛场,而是战场。

不过,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换成是他,可能也会这么干。

没办法,谁让他们的对手是顾大师呢?

顾大师的名气有多大,对手的压力就有多大。

而作为顾大师的队友,体验就非常美妙了。

雷猛一点都不担心小家伙们会输。

甚至想开瓶香槟庆祝。

雷猛都不担心,顾辞就更不担心了。

他从头到尾都没再跟夏稚等人交代该怎么打。

三十分钟准备时间,顾辞有二十九分钟都站在一旁跟姜千叶聊天。

夏稚撅了撅小嘴:“顾教练,你都不鼓励我们一下吗?”

顾辞想了想,说道:“那你们等会注意点,别把人打死了。”

众人:“……”

不愧是顾教练。

鼓励人的方式都这么与众不同。

“大家加油!”可可挥着小拳头,替自家偶像给夏稚等人打气。

阿离一脸认真:“海滨骰王已经就位,就等你们回来向我发出挑战了。”

他们三支队伍都进了八强,今晚肯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萧子衿笑嘻嘻地道:“好呀,等我回来把你灌醉,带回我的房间。”

阿离撇撇嘴:“谁带谁还不一定呢。”

显然,通过最近的相处,女孩们彼此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都可以一起滚床单了。

很快,在观众们热切的呼喊声中,夏稚等人检查完毕,进入赛场。

白鹰国一队已经在等着了。

十个人互相打量着。

白鹰国队长看着夏稚将脖子上的吊坠取下来,变成一柄大剑,握在手中。

这把剑很漂亮,莹白色的剑身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或者是某种文字?

白鹰国队长不是很确定。

不过水怪先生说的没错。

这把剑和一般的武器不一样。

气质就不同。

他也是用剑的人,一眼便能看出来,少女这把大剑至少是传说级。

白鹰国队长眼中流露一丝羡慕,又很快收敛起来。

传说级武器又怎么样?

能帮你把平a提升一个等级吗?

并不能。

以前也不是没碰到过用传说级武器的对手,还不是一样被9.3级平a的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夏稚则在观察白鹰国一队站位最后面的那名选手。

看位置应该是个奶妈,可他是新换上来的,先前一场比赛都没打过。

而一直在小组赛中承担治疗位的选手,此刻也在场上。

“两个奶吗?”夏稚在心里思索。

裁判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分钟,于是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擦拭起口哨来。

这时,赛前检测区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在裁判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裁判愣了愣,扭头看了顾辞一眼,然后默默把纸巾放回兜里,换了几张卡捏在手上,才含住口哨。

嘉宾席上的加州州长发现了裁判这个小动作,心里突突了一下。

什么意思?

人家打比赛,你掏卡做什么?

难道……

“哔哔哔——!”

哨响,比赛开始!

“冥府之握!”

徐团团抢先对白鹰国队长发起了攻击!

誓约胜利之剑的剑身上亮起莹白光晕。

夏稚直接解开了四重封印!

160%的增伤,让誓约胜利之剑的攻击力瞬间从7000飙升到了18200!

少女冲向白鹰国队队长,毫不客气地一剑劈了过去。

“电光火石!”

白鹰国一队却好像早有防备,队长身旁的三人同时动了起来。

其中两人去找了徐团团,另一人举起绑在手臂上的圆润钢制盾牌来到白鹰国队长身前,要替他挡下这一剑。

他还给自己和白鹰国队长都套上了护盾。

身后疑似奶妈的白鹰国选手则给出了减伤。

“duang!”

誓约胜利之剑砸在了盾牌上,发出富有弹性的声音。

好听吗?

好听就是好盾!

夏稚这一剑不仅没能把盾牌砸碎,盾牌上还连一丝裂纹都看不见。

水怪特制规则级盾牌,没个三五万伤害,别想打烂。

只不过,伤害是被挡了,可巨大的力道还是让这名白鹰国选手站立不稳,蹬蹬蹬退了好几步。

按理说他应该撞在身后的白鹰国队长身上才对。

但并没有。

白鹰国队长已经不在他的身后了。

两名去找徐团团的白鹰国选手在电光火石的加成下速度极快,且配合十分默契。

一人手持巨剑平a,破掉了徐团团身上的林肯法球。

一人戴着黑色皮革手套,掌间如漩涡似的凝聚出一颗飞旋的水球,重重拍向徐团团。

这是个近战法师,可以通过各种近身法术和对手搏斗。

他手里的水球含有规则之力,伤害都先不谈,光是那个减速的就很麻烦。

徐团团不敢硬吃,只能放弃刚上手的白鹰国队长,躲避近战法师的攻击。

白鹰国队长一恢复行动能力,便立刻使用了加速卡,来到夏稚身后,打了个标准的背刺。

夏稚这时才刚把那名拿盾的近战击退,反应再快也来不及转身回防了。

但这一剑依然没能刺到夏稚身上。

“砰!”

萧子衿开枪了。

子弹准确命中了白鹰国队长的剑,硬生生将剑锋弹开。

白鹰国队长猝不及防,被狙了个趔趄,差点剑都没抓稳。

接着,苏小烟赶到了。

准确的说,是苏小烟的匕首赶到了。

泛着幽光的匕首像飞镖似的钉在了白鹰国队长的脚下,旋即“轰”一声炸出一团暗紫色火焰。

白鹰国队长当场起飞。

他身上的护盾被暗紫色火焰烧得“滋滋”作响,一秒不到便化成了黑烟。

疾冲过来的苏小烟手里已经捏好了【千刃散浮华】。

再跑两步,进入少女大招的释放范围,白鹰国队长可能就要gg了。

水怪的叮嘱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队长,你忍一下。”奶妈嘴上好像有些于心不忍,手里的动作却毫不含糊。

他抢在苏小烟开大之前,打出了一张法术卡——【惩戒之大锤】。

一柄金色透亮的锤子出现在了白鹰国队长的上方。

与其说是锤子,不如说是一座小山。

这柄锤子比一辆承重100吨的卡车都大。

这是水怪专门设计的“防浮空法术”。

为了避免自己的队员打歪,水怪特地将锤子的攻击范围拉到了最大。

“咚!”

大锤敲下,空中的白鹰国队长被重重拍回了地面,溅起一圈烟尘。

攻击范围大的法术卡一般伤害都不高,可白鹰国队长是没有护盾的,被紫火给烧掉了,8000伤害经过装备和体质的减伤也还有3000多,等于一锤子锤掉了他快三分之一的血量。

白鹰国队长只觉头晕眼花,喉咙发甜。

还没等他爬起来,奶妈又打出一张【捆绑】,把他拽了回去,和地板一顿摩擦。

深田永信则是帮小胖子拆了波火,这会儿正在跟那名巨剑选手对峙。

场面暂时安静了下来。

观众们看得热血沸腾。

才刚开场十秒不到,两支队伍就已经打了一波5v5的团战。

真就是一触即发,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顶级队伍的战卡师之间的配合吗?”

“我特么都没看清!”

“问个问题,为什么白鹰国奶妈要锤自己的队友?”

“这你就不懂了吧,苏小烟有个需要目标浮空才能发动的大招,奶妈是在救他。”

尽管白鹰国队长趴在地上的样子很狼狈,但奶妈这波精妙的解大操作却真的很靓仔。

看得出来,白鹰国一队是真用心了。

把星澜学府队在小组赛上没露过面的队员的大招都摸了个一清二楚。

救回白鹰国队长后,奶妈迅速给他抬了一口。

夏稚一反常态的没有追上去。

倒是深田永信跟大剑近战互相对峙了半天后,终于有了动作。

深田永信凝视着面前的白鹰国选手,手握刀柄,腰身缓缓后扭。

白鹰国选手似乎意识到什么,微微眯起眼睛,双手将巨剑拖至身侧,摆出了对拼的架势。

空气中有火药味在蔓延。

且越来越浓郁。

气氛剑拔弩张。

“砰!”

萧子衿突然又开了一枪。

与此同时,深田永信猛然拔刀:“噬魂斩!”

白鹰国选手:“圣灵剑!”

两人都在大吼自己技能卡的名字。

可深田永信拔出来的刀没有带起刀光。

白鹰国选手的巨剑也和刚才没什么两样。

深田永信的武士刀去势不减:“振!”

白鹰国选手巨剑上挑,也道:“振!”

“叮!”

两发平a碰到了一起。

声音格外清脆。

深田永信目光一凝。

白鹰国选手瞳孔微缩。

“是个高手。”

两人各自在心中道。

再看萧子衿那发子弹。

萧子衿是冲着白鹰国那名疑似奶妈的选手去的。

因为对方一直在盯着她看。

萧子衿猜测这个男生的任务可能是骚扰自己,索性便选择了主动出击。

但男生反应很快,侧身躲开子弹,并使用加速卡快速逼近萧子衿。

苏小烟想拦他,都冲到一半了,一个“飞盘”唰一下朝她砸了过来。

苏小烟赶紧刹车,“飞盘”几乎贴着她的脸擦过,耳畔的发丝都被吹了起来。

少女这才看清,这不是什么飞盘,而是那名白鹰国持盾选手绑在手臂上的圆盾。

它可以发射,相当于一次远程普攻。

因为有线连着,飞出去以后还能拉回来。

白鹰国持盾选手冲苏小烟咧嘴一笑,好像在说你的对手是我。

徐团团也跟近战法师纠缠在了一起。

小胖子严重怀疑白鹰国一队的教练兼行政主制水怪先生在针对他。

就好像知道他会空手振刀一样,特地安排了个不用技能卡的近战来跟他打。

其实小胖子误会了。

水怪不是针对他。

是针对星澜学府队所有人。

跟苏小烟打的盾战是小组赛上的奶妈,选圆盾作为武器就是来挨打的。

苏小烟是属于攻速快,但单次伤害不高的那种,只要不被打浮空,都可以借助盾牌和治疗卡苟下来。

深田永信的对手则是白鹰国一队里反应最快的人。

在看过录像以后,深田永信的换刀、普攻转技能、技能转普攻等骚操作,基本上都骗不到他。

疑似奶妈的选手也不是真正的奶妈。

或者说,白鹰国一队现在上场的五个人,每个人都可以是奶妈。

他们都带了治疗类星卡。

而疑似奶妈的选手本职是个近战,1v1的情况下对上萧子衿,至少不会处于劣势。

最后就只剩下夏稚了。

水怪将这个看起来最猛的少女交给了平a9.3级的队长去打。

应该不会出问题。

那他们怎么赢呢?

等。

等一个机会开大。

在水怪的设想中,他这套打法几乎是完美的。

把5v5的团战强行分割成5个1v1的单挑。

只要每个人都不犯错,不失误,打个两三分钟,星澜学府队应该就会开始急躁了。

换位思考一下,水怪觉得如果是自己,手里明明捏着一个终极无敌螺旋爆炸大招,足以一秒定胜负,却因为被对手纠缠,导致这个大招一直开不出来,他真的会急死的。

而一急,就容易出错。

一出错,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不得不说,水怪在布置战术这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重点不在于5个1v1,在于他给每个队员安排的对手。

深田永信终归是上一代岛国选手,卡槽不够多。

在对手对他知根知底的情况下,深田永信很难打出什么优势。

苏小烟倒是在压着盾战打,可始终没法给盾战造成太多的伤害。

这家伙完全都不还手。

打哪挡哪,一有空还给自己回血。

像一块石头。

萧子衿则是几乎全程都在跑路。

硬拼肯定是拼不过的,她只能风筝着打。

利用拉开距离,时不时回头放两枪,影响一下对方的追击速度。

小胖子就更难受了。

徒有一手振刀绝活没法用,只能依靠【冥府之握】不停打断对手的动作,才勉强和近战法师打个平手。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水怪的想法,朝着对白鹰国有利的方向发展。

他们的优势正在一点一点酝酿。

直到水怪看见一道人影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咚”一声摔在地上,滚了五六圈。

正是跟夏稚单挑的白鹰国队长。

水怪眼皮子一抖。

不会吧?

9.3级的平a,都打不过那个少女?

何止是打不过。

简直就是没得打。

世界杯是个团队比赛。

一个人动手,大家都会跟着动手。

在盾战和奶妈找上苏小烟和萧子衿时,吃了一口奶,状态完全恢复的白鹰国队长也独自挡在了夏稚身前。

仿佛一名孤傲的剑客,在大漠中拦下一个女强盗。

“走个流程还是直接扌……!”

白鹰国队长话没还说完,少女便一剑朝他劈了过来。

夏稚不喜欢在打架的时候说话。

能动手绝不哔哔。

白鹰国队长赶紧抬剑接招,却不料夏稚这一剑势大力沉,直接把他的剑给劈成了两半。

白鹰国队长:“???”

不是……

他知道夏稚的剑可能很猛,但也不至于猛成这样吧?

至于的。

夏稚记得白鹰国队长刚刚想背刺自己,所以又解除了一道封印。

五道封印,160%的增伤提升到了320%。

一剑29400。

而满数值的七阶武器卡也才30000。

物理意义上,夏稚这一剑,等同于一名大星卡师的一剑。

六阶武器能承受得住才怪了。

不过,白鹰国队长也没慌。

好歹是经验老道的战卡师,他借力后退,迅速调整好心态,并重新将武器召唤了出来。

这一剑让他明白,坚决不能和眼前这个少女打正面。

大剑比长剑笨重,攻速相对比较慢,他完全可以凭借9.3级的平a技术以灵活取胜。

于是白鹰国队长稳住身形后,主动冲向夏稚。

他手腕快速抖动,连刺三剑。

“叮叮叮!”

三剑都被夏稚轻而易举地挡下。

还不仅仅是挡下。

拆招也是有讲究的。

有人挡下一剑,就只是单纯的挡了一剑。

有人挡下一剑,却还可以顺势反攻。

夏稚就是后者。

挡完三剑后,少女刚好是一个上挑完成的姿势。

白鹰国队长还没来得及吃惊,夏稚已经一剑劈了下来。

白鹰国队长这次不敢用剑挡了。

他腰部发力,侧身躲避,看着莹白的剑从自己眼前斩下。

斩到一半,剑刃很不科学的横了过来。

原本应该继续往下,一劈到底的大剑突然诡异的拐了个弯,猛地切向他的腰部!

这个变招丝滑无比,顿都没顿一下。

好像夏稚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这么打。

剑的轨迹从上往下,再往左,画了一个圆润的直角。

白鹰国队长大惊。

下劈就下劈,怎么劈到一半还能变成横切的??

白鹰国队长看不懂,但大受震撼。

他不得不再次拿起武器来抵挡这一剑。

不然腰子就没了。

白鹰国队长选择了弃剑保腰。

毫无意外的,他的剑又断了。

整个人也侧飞出去。

夏稚还是没追,又拿出了一张星卡。

先前白鹰国队长被奶妈救走的时候她没追上去,也是因为这个。

白鹰国队长还以为少女要开大招,连疼都顾不上疼了,爬起来给自己补了个盾,连减伤都没上,便再次唤出一把剑突突上去……不,这次是两把!

左右手各一把。

白鹰国队长不确定夏稚这个大招是针对他一个人,还是针对所有人。

针对所有人的话需要蓄力,他可以打断。

针对他一个人话,他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不一定挡得住。

所以白鹰国队长使出了自己的绝活——双剑!

双剑形态下的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9.3级平a!

却见夏稚手里的星卡微光一闪,没了。

什么也没发生。

迎接他的是依然是那把莹白冷酷,么得感情的大剑。

是奥秘吗?

白鹰国队长心头闪过数个念头。

最后决定不管了。

不是奥秘最好。

是奥秘,他现在也退不回去了。

疾跑的途中强行刹车只有一个结果——滑到夏稚面前,成为少女的活靶子。

和送人头没区别。

不如一往无前。

而且,他现在可不是一把剑。

双剑在手,有什么好怕的?

今天就让这个少女明白,什么是9.3级的宗师级平a!

“唰唰唰!”

“叮叮叮!”

白鹰国队长剑势如风。

9.3级的平a真不是盖的。

白鹰国队长也不愧是顶尖的六阶战卡师,反应要多快有多快。

两把剑被他舞得来无影去无踪。

断了又召,召了又断。

很快!

白鹰国队长便进入到了一种极其罕见的状态中——

他没蓝了。

“咚!”

白鹰国队长飞了起来。

夏稚暂时收了两条封印。

顾辞哥专门嘱咐过,不要把人打死了。

这就是水怪看到的一幕。

他还不明白队长为什么会输。

自由落体的白鹰国队长本人却已经大彻大悟。

他只想问一句:谁特么说大剑攻速慢的?

他两把剑都破不了少女的防!

呸!

什么破防。

连林肯法球的效果都没打掉!

天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什么。

不管从哪个位置、哪个方向出剑,少女总能及时挡下。

如果两把剑一起出,则永远会有一把剑落空。

这个少女不仅出剑的速度快,身法还好,比他9.3级还灵活!

他就像一个小孩子冲上去打一个成年人,人家把手一伸,顶在他脑袋上,他怎么挥拳都打不到。

更不讲道理的是,打着打着,白鹰国队长发现自己的体温在下降。

手脚冰凉,导致动作迟缓。

不管是出剑还是走位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白鹰国队长敢肯定,少女那把剑里一定融入了冰霜规则。

而少女本身,也是个和达米安诺斯一样的10级平a选手!

你告诉我这是个大学生?

真是见鬼!

观众们看到白鹰国队长起飞的身影,纷纷睁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

“夏稚把白鹰国队长单杀了?”

“白鹰国队长不是9.3级平a吗?”

“意思是,夏稚是10级??”

“上帝,快告诉我这是假的!怎么可能有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把平a练到了10级?这太不可思议了!”

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头。

顾大师的仙术快准备完成了。

白鹰国盾战看到自家队长受了重伤,也没去想为什么,只知道这个距离刚好奶得到,便立刻使用治疗卡奶了白鹰国队长一口。

这是长期担任治疗位的下意识反应。

白鹰国盾战奶人的动作非常快,苏小烟的匕首更快。

就这一下,他身上的护盾便被苏小烟划破,手臂上也多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也就是这一口奶,让场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嗡!”

地面重重颤了一下。

浮现出无数晦涩难懂的符文,铺满了大半个赛场。

这些符文好像会呼吸似的,气息悠远,时明时暗,闪烁着暗金色光芒。

它们一个一个自地面剥落出来,从下往上,缓缓飘向天空。

观众们嘴巴微张,也抬头往天上看去。

一个巨大的阵法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赛场上空。

阵法是残缺的。

尽管没人看得懂,但大阵中间不规则的空缺告诉他们,这个东西并不完整。

而从地上飘起来的符文,正在一点一点将它补全。

这个过程非常安静。

观众们是因为看懵了。

白鹰国选手是动不了。

他们之前在打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位置都被苏小烟等人引导到了中场附近。

唯一离中场比较远的白鹰国队长,也被夏稚一剑拍了过来。

白鹰国盾战刚还在庆幸队长这几圈滚得不错,刚好能奶到,让他们不至于掉点。

可他也不想想,夏稚为什么不把他们家队长打晕,还让他能吃到队友的奶?

都是算好的。

大阵一起,正正好处于下方的白鹰国五人瞬间被禁锢在原地。

没有任何征兆。

他们突然就动弹不了了。

连动动手指头都做不到。

“空间规则。”

裁判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手里的星卡。

符文还在继续往天上飘。

这一幕其实挺梦幻的。

像是有数不清的萤火虫飞来飞去,很漂亮。

可白鹰国的选手们眼里只有惊恐。

观众们感受不到,他们却感受得清清楚楚。

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波动正在他们的头顶酝酿。

还不止如此。

夏稚、苏小烟、深田永信和徐团团四人,此刻已经分散在了四个不同的地方,将体内星力不断的注入地下。

萧子衿则在给他们恢复星力。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想让阵法的威力变得更大。

陆贝贝激动的满脸通红。

他看到了什么?

阵法。

居然是阵法!

天上一个,地上一个。

由“修士”来引导运转。

没有比这味道更正宗的仙术大阵了!

空气中的符文越来越多。

地面上每飘起来一个,同一个位置很快又会出现另一个。

天上的大阵逐渐被补全。

所有人都以为星澜学府队这个大招蓄力完成了。

可没想到大阵在补全之后,又“嗡”的一声,猛然放大。

之前的阵法只能覆盖赛场的中场部分。

现在的阵法,覆盖到了赛场的每个部分。

连场外的裁判也在大阵的阴影之中。

符文还在往天上飘。

“我的妈呀,顾大师想干嘛?”

“我们不会也被波及到吧……”

不少观众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尤其是前排观众,用力地抓着扶手。

加州州长呆呆地看着空中暗金色的大阵。

他好像明白裁判为什么会掏卡了……

终于。

在观众们期待又害怕的目光中。

大阵成型!

并开始以一个缓慢的速度旋转起来。

“嗡!”

第一把剑出现了。

在大阵中央。

接着是第二把剑、第三把剑、第四把剑……

这些剑以第一把剑为中心,一圈一圈的出现。

直到一百把、一千把、一万把……

漫天蔽野,遮云盖日。

观众们早就数不清了。

脑瓜跟着剑鸣声嗡嗡作响。

之前陆贝贝三百把剑就已经打出了300多万的伤害。

上万把呢?

大阵忽然停止转动。

观众们的心脏也跟着停了一拍。

这一刻,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短暂的寂静后,令人窒息的压抑感席卷了整个玫瑰碗。

数以万计的剑如暴雨般倾盆而下,好像天塌了一样!

加州州长眼眶都红了。

“不!!!”

……

.

------题外话------

感谢【kaga96】1700【potatos0001】500【愿你似骄阳】100点币打赏!

目 录
新书推荐: 神话入侵:我在地球斩神明 主神空间签到!无敌从鬼灭开始 网游之奶个锤子 末世捡到小世界 灾变:开局召唤第四天灾 诡异崛起 快穿之炮灰升级指南 诸天之书 吞噬星空之旅者 我躺着升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