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我对感情没有兴趣 > 第一百三十章 以后就是我的年槐诗啦

第一百三十章 以后就是我的年槐诗啦(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我的一天无限重启 山河妖尊 末日无限进化 我在火影打DOTA 哥谭下的夜枭 魔王的人生模拟器 我的1979生活 神一样的魔法师 太阳与雄狮 穿越诸天神话

重生我对感情没有兴趣正文卷第一百三十章以后就是我的年槐诗啦年槐诗的学生会主席任期在这个月底就要结束了,新任的明海大学学生会主席是谁,重要吗?

不值一提。

等两人彻底走远,杨志成才从角落里走出来,看着心有余悸的郑佩欣,奇怪问:“学妹,你刚才为啥这么害怕?”

郑佩欣看向杨志成:“学长,你刚才为什么一直蹲在地上隐藏自己?”

杨志成咳嗽一声,他还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喜欢在年纪小的女孩面前保持一定的威严,开口说:“行了行了,咱们开始做准备吧,小绯绯特意交代过。”

“ok!”

梁绯双手插兜,迈着八字步大大咧咧跟着年槐诗往外走,既然是虚惊一场,他自然就放松下来了,恢复了原来混不吝的样子,时不时拉一拉年槐诗小手,勾起一缕发梢放在之间揉搓嗅嗅,不知道有多享受。

“别闹,路上人多。”年槐诗拍掉梁绯不老实的手,嗔怒的白了他一眼。

梁绯手有余香,陶醉放到鼻尖闻了闻,切了声:“搞得好像人少的时候你就让我闹似的。”

“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你所作所为就透露一个信息。”年槐诗眼神中充满了智慧,“那就是,你想睡我。”

梁绯夸张的哇了声,看着年槐诗啧啧称奇:“真厉害,你不会今天才发现吧?”

年槐诗傲娇的扬起小脑袋,哼哼唧唧,是不是现在都市文的女主都得有个死傲娇?

日后必打破这一定律,扑街也在所不辞。

“我可能让你这么容易得逞吗,哼。”

“不睡拉到,我睡别人去。”

“哟,快去快去快去,求求你了,快去呀。”

两人斗着嘴来到行政楼,走进学生会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不少人等着了,新生军训之后,年槐诗最后一次全权负责了学生会的招新工作,也挑选了新的文艺部长,做完这一切,她就可以真正的功成身退。

见年槐诗进来,一些正在忙工作的学生会干部们纷纷打招呼。

“年主席好。”这是新入会的学生。

“年糕学姐来啦。”

“年糕,中午一起吃饭呀。”

新任学生会主席于志飞走上来,笑着说:“学姐,您看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我马上去办。”

年糕微笑着摆摆手:“我就是过来跟大家告个别,反正接下来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直接开口,我电话大家都还留着吧?”

“留着呢,学姐的电话号码谁会舍得删啊。”

“学姐以后一定常回来看看。”

“呜呜,学姐我们会想你的。”

一旁的梁绯听这些肉麻的话浑身激灵,抹了抹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打颤,他这人骨子里有些薄凉,也有些讨厌所谓热血啊,煽情之类的情绪,不过也视情况而定。

于志飞说道:“学姐,我们原本还打算给你办个欢送仪式呢,你以后就得忙实习,忙毕业论文,估计我们再想见你都很难了。”

“哎呀,不用了。”

年槐诗笑着婉拒,看了看周围熟悉,又或者刚刚由她亲手招募进学生会的有生力量,说毫无感触,绝对是假的。

从大一到大四,她的课余生活可以说全部给了学生会工作,就这么突然之间要走了,任谁都会惆怅感慨,但年糕毕竟是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女孩子,在大家面前尽量保持着自己的体面。

“梁绯学长也来了。”

终于有人发现了梁绯,是那天领着一帮小姐妹来打秋风的学妹,叫宁洛的那个女孩,她惊喜的起身笑着说:“梁绯学长,待会是要带年糕学姐去约会吗?”

梁绯假装没好气瞪了眼宁洛:“钱都被你要走了,我拿什么跟年糕约会去。”

“呃...”

这边,一个戴哈利波特同款圆框眼镜的小学妹也凑了上来,她就是那天采访梁绯的学妹。

“学长,那天采访你时候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呀?”

“骗人?”梁绯冷笑,对小学妹,“年糕跟你这么说的,她总是这样,为了面子枉顾事实,我都习惯了。”

新任学生会主席于志飞上前,热情的拉着梁绯走到长桌边,招呼大家都安静下来,提议道:“同学们,我们明大的创业明星,通信工程学院的梁绯难得大驾光临,要不让他给我们说两句,好不好!”

“好!”

“大家鼓掌!”

啪啪啪啪..年槐诗率先鼓起掌,见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她一个人在那啪啪啪,登时耸耸肩,难为情的吐了吐小香舌。

一定很甜吧,梁绯心想,他都忘了多久没一亲芳泽了。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吧。”

梁绯为难的走上前,走到长桌的笔记本电脑前,问一个小学弟:“这台电脑连着投影吗?”

“连着的。”见梁绯和自己说话-->>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小学弟有些受宠若惊,忙让开位置。

梁绯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朗声道:“盛情难却啊,既然如此,我就和大家好好聊聊我的创业路程,为此,我专门做了个音像资料。”

“噗...”一旁的年槐诗没忍住,想把梁绯拽走,实在太丢脸了。

可其余人很热情啊,宁洛兴冲冲去关了灯,另外几个学妹们纷纷拉上窗帘,一时间会议室光线昏暗下来,投影打在幕布上,梁绯插进u盘,点开影像。

“喂,你适可而止呀。”年槐诗凑到梁绯身边,刚要制止这个丢脸到家的便宜男友。

“各位学长学姐你们好,我叫年槐诗,是国关学院的大一新生,现在我简单阐述一下想要加入学生会的理由...”

年槐诗愕然抬头,她的手甚至还放在梁绯肩头,怔怔望着幕布里的自己。

那是大一时候的年糕,刚刚结束军训,俏丽的小脸透着健康的红,稚嫩清爽,身姿笔挺站在那儿,流畅的做着简单的演讲,那是属于她的十八岁。

画面转换。

一身白色西装,头发盘起的年糕坐在播音台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各位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校园主播年槐诗...”

这是她第一次成为校园电视台主持人时的画面。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晚会主持人,年槐诗...”

一袭鲜红晚礼裙,妆容精致的年槐诗站在台上,落落大方,这是她第一次主持国庆联欢晚会时的样子。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年糕生日快乐,祝你永远快乐~~”

视频里,穿着练功服的年槐诗带着小皇冠,鼻尖蘸着一抹奶油,发自内心的在笑,灿烂夺目,对着镜头高喊:“谢谢大家,明大文艺部永远都是我的亲人!”

这是她十九岁生日那年,同期的文艺部女孩们,为她精心准备的生日派对。

画面不断变化,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光彩夺目的年糕。

在学生会办公室内,对着电脑眉头紧蹙,头发凌乱,当发现有人偷拍时,忙捂住脸怪叫的年糕。

在辩论赛场上慷慨激昂的年糕,在田径场上奋力奔跑的年糕,在远山之巅高呼我要永远自由的年糕,还有很多很多...

“我是年槐诗,这是我送给所有进入明大的新生们的祝福,希望大家永远开心,永远积极向上,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短短的四年,长长的四年,浓缩成了几分钟的短片,十八岁青涩的年糕,二十一周岁青春依旧的年槐诗,这就是她在这片校园里的青春。

年槐诗觉得眼睛痒痒的,视线变得模糊,用手背抹了抹却发现怎么也抹不干净。

画面变黑,突然梁绯的大脸出现在视频里,然后猫着腰远远离开,坐在了长椅上,还煞有其事的咳嗽了声。

视频里的梁绯冲镜头挥了挥手。

“你好啊,年槐诗,我叫梁绯,一个喜欢你的帅气男孩。”

“当年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应该已经离开了奋斗四年的学生会,朝新的人生阶段进军了吧,我用屁股猜都能想到,你现在肯定哭得稀里哗啦。”

“不过没事,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明海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年槐诗了。”

“你是...”

画面戛然而止,黑漆漆的幕布突然浮现出几个字。

“你好,梁绯的年槐诗。”

梁绯的年槐诗...

年糕怔怔看着幕布上的几个字,忽然被尖叫和欢呼拉回了现实,她扭头望去,不知何时,梁绯捧着一大束满天星来到了她身边。

“嘿,你不是总说我对浪漫过敏吗?”

梁绯笑意盎然,冲哭得跟汪似的年槐诗挤眉弄眼:“你好啊,我是年槐诗的梁绯。”

会议室的大门忽然拉开,涌进好多人。

文艺部那些身姿优美的漂亮小妞们,团委冠荣哥和秦依,年槐诗的辅导员和任课讲师,徐眉为首的室友们,塑料姐妹花三人组,小表妹郑佩欣,502废柴三人组。

“姐姐!”

“我的姐姐!”

两个圆滚滚,穿着西装的小胖子各自捧着花束小跑着冲出人群,扑到了年槐诗怀里,他们身后跟着年争郑瑜,林静心袁承业。

年槐诗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没走出来,梁绯凑上前小声说:“别太激动了,今天不是求婚。”

“哇!!!”

年槐诗被一句破防,抱着鲜花,用手背抹眼泪仰头嚎啕:“梁绯,你有毛病吧!!”

有多愁善感的少女已经被这情形感染,笑着抹泪。

汪潇潇看着同样在抹眼泪的唐惜,递上纸巾:“你怎么了,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吗?”

“我开心呀。”唐惜含泪笑着,用力鼓掌。

被挤在角落里的许茹婷欣慰点头。

“崽,妈妈没有白培养你啊。”

目 录
新书推荐: 酒精风云 四合院之幕后boss 我真是检察官 重生恶毒婆婆治家有妙招 秦总的白月光是个万人迷 一睁眼,我穿成两个熊孩子后娘 地府供货商 陆寒秦慕烟 堂堂女帝在追夫 福宝重生,拯救八零大佬
返回顶部